淮南为橘

糖果瘾君子,混乱邪恶先生,逆逐流的盲鱼。当然,我更乐意你用我的名字叫我

【卿拾】冬日


  ★cp为少卿×陈拾


  ★很喜欢他们的相处模式



 

  已经是深秋了,这几天老是下雨,老天爷跟看我们不顺眼似得,下的一阵接一阵不带停的,弄得地板都潮乎乎的,又湿又冷。——陈拾日记



  陈拾从小生活在农村,绕是冬日大雪满盖冻也冻习惯了,也受不住这湿寒的滋味。大理寺公发的棉衣迟迟不来。他裹紧身上单薄的衣服,吸了吸鼻子。

少卿大人那一身猫真好啊,一点也不冷的。

他举着伞看着不远处光着膀子练剑的李饼,心里感慨。


  李少卿有个习惯,每日早起练剑,风雨无阻。被雨弄的湿滑的泥土一脚踩上去就陷成一个大坑,有的时候练剑兴起,衣服上白毛上溅上泥点也是在所难免,有时候还不得不去沐浴更衣了才能去工作。

这可苦了陈拾,随行书吏基本上就是少卿去哪儿他跟哪儿,少卿早起他早起,少卿练剑他也得搁旁边站着念公文。小杂役操着一口还不太熟练的官话念着,不时停停顿顿,还夹杂着一些改不掉的乡话口音。少卿倒也不像一开始那么嫌弃了,偶尔好脾气的纠正一下他说出的语病,有时候脾气不好了走过去就是一脚


“要是再学不会,就让阿里巴巴教你,念不出来,不许吃饭!”


“对不起!”


  今天早上难得没有下雨,陈拾一推开门,一股子寒气混合着竹木松柏的清香扑面而来,生了大雾,院子里一切都雾里云里的,天空也暗沉沉的,远处的群山被云所包围。乍一看还以为不小心进入了仙境。昨天晚上阿里巴巴把他们都喊起来了,说是下雪了。

虽然只有一点,不过这一场雪意味着冬季的降临。


“少卿大人,昨晚下雪了!虽然只下了一会……”


“嗯。”


  陈拾边给他擦脸梳毛边兴冲冲的跟他说,他打了个哈气,昨天晚上难得处理好事情睡了个安稳觉。今天的公文也不太要紧,稍微磨叽一下也是可以的。


“少卿大人吃饭啦,今天蔡叔难得没有弄萝卜,弄了点茄子炒肉吃,俺给你打了碗都是肉的……”


  小杂役一边剥鸡蛋一边嘴里念念叨叨,李饼一边听他念叨一边喝粥。小杂役朴实顺从的样子再顺眼不过了,陈拾说话,他看陈拾,然后小杂役抬头和他视线撞上了,憨厚的笑了一下


【锤星/thorquill】阿萨城记事

 


  ★复健,写个锤星


  ★很久不写文了都不会写了哭唧唧


  女人,葡萄酒,带着水珠的新鲜水果,带着厚厚黄脂的肉排,醉倒的战士。——阿萨城记事



晶莹的酒液沾湿嘴角,阿萨城的城主坐在室内高台之上,带着对这场狂乱盛会的疲惫微笑,半支撑着头。酒精在头颅中发酵,耳边时不时的传来几句或真或假的奉承话,这令人难免感到无聊——所以需要酒精来刺激一下


屋外的雨滴从屋檐上滚落,惊动了一只小憩的猫

狂乱中的宁静被一群不请自来的舞者打破了。


“thor,这些人可不在名单里。”

城主的弟弟眯着眼睛看了眼手上的清单,面上依旧保持着温和儒雅的笑容,在外人看来就像是兄弟俩之间微不足道的谈笑。但在他面前可不是,对方微微眯起的眼睛中透露着诡异的寒光,这表明他对此事有些感到危险

“先别激动,看看他们想做什么,说不定是谁的即兴演出?”

thor摸了摸毛茸茸的下巴,回应他的是loki的特大号白眼

“你总是这样毫无危机感,我亲爱的哥哥。”

“额……日子总是需要点刺激嘛”

说实话,他还挺期待这群舞者之中可以出现一个刺客或者窃贼,否则,在这种无意义却不能离场的热闹中,他简直会直接睡过去。

loki扬了扬下巴,示意这群不请自来的舞者可以开始了。


舞者们迈着轻盈的步子,驼铃玉坠随着舞步发出清脆的声响,他们像是无意闯入喧闹市级的飞鸟,扑闪漂亮的羽毛,从路人旁边掠过,留下最美丽的一瞬。

thor注意到了排在他们中央的唯一一位红衣舞者

红色绸缎松松垮垮的搭在身上,勾勒出白皙到不可思议皮肤,脏橙色的短发点缀着珍珠与金坠,随着舞步斜斜的耷拉在一边。当然,最吸引人的还是那双眼眸——如同森林萤火与天上繁星,璀璨到他身上的装饰都失去颜色

与高挑略显壮硕的体型不同,他的步子轻盈的如同一匹小鹿,舞时绸铃千转令人目不暇接,一个转身边晃到了他坐席台下。

有一股淡淡的,不同于胭脂香油的气味,感觉更像是森林与泥土的清香,混合甜甜的花果香味,挠的人心里痒痒

他的目光放在旋转的舞者身上,舞者回眸,回以弯弯得眸,似乎在笑。面纱之下的人显得缥缈神秘,如同阴霾在烟雾之中的曼巴花。


“我喜欢他,他叫什么名字?你认得吗?”

“都说了是不请自来,我当然不可能知道他的名字——我亲爱的哥哥,可别告诉我你会把目标放在一个男性舞者身上。”

他刻意将男性二字咬的极重,斜着眼睛瞪了他一眼

“你以为我会把目标放在那堆少女身上?”

“是啊,尤其是哪位金发碧眼风姿绰约的,她在那堆少女中容貌也是出类拔萃。”

“我可以让给你,我亲爱的弟弟。”

“不需要。”

loki冷哼一声就要离席

“我还要批公文,你知道收拾你天天弄下来的乱子有多困难吗?女人和酒只会让我更加疲惫。”

“好吧……不过他真的很可爱。”

thor将目光继续放在哪位舞者身上,他好像知道thor在看他,又转回他的席下。这令人感到喜悦,于是他挥挥手,示意他上来坐在自己旁边


低眉顺眼的样子看上去再可爱不过了,thor能透过薄薄的面纱看见他略显慌乱的神情,显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他有些不知所措。

“帮我斜酒吧。”

“是。”

嗯,声音也是朗朗的。

他单手托着下巴笑眼盈盈的看着他,伸手在他鬓边别着面纱的地方摩挲,手指划过柔软发间的金饰。对方慌慌张张的伸手挡住他的动作,有些不大自然,反被他握住手指送到唇边

“你想拒绝一位城主吗?”

舞者抚上别再大腿的短刀,垂下脸摇摇头



其实事情发展到,quill的身心都是拒绝的。

事情推进到前一天,rocket接下了一个刺杀城主活,需要假扮成舞者潜入,然后他们就同意了。

quill很后悔,甚至想打爆当时的自己,同意个几把。

我bsjskenebsghsjskakjsns这城主居然真的对男人感兴趣哦我sbsjdjdnbsbabjsn

啥玩意啊!!!

咋回事啊!!!

这可咋整啊!!!


哦哦哦哦我日我日你再摸我大腿我急眼了就捅你!!!


他闭上眼睛,默默的诅咒了thor全家祖宗十八代。


额……其实我只是一个不务正业的文手……
写不出文所以去画画了,哭唧唧

约会比上战场还要紧张的二人

毒埃真甜!!!忘记妇联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