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为橘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可以去拥抱你

麻雀与橘树




  “你为何要任由花哨孔雀迷惑你的眼睛,衔去你的甘果,为何要任由桀骜雄鹰作乱,打落你的绿叶。弄得自己徒留空枝?”


  “我任由孔雀衔走甘果,是因为我曾爱过。我任由雄鹰扑落绿叶,是因为我曾伤过。”


  “那我可以停在你的枝头上吗?我的巢很轻盈,不会弄断你的枝。”


  “好。”


【火箭星/roquill】发苦

  ☆新年复键!2019请多指教!

  ☆文风清奇特异独行前言不搭后语

  奎尔从外边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一块糖

是用漂亮的糖纸 包住的夹心软糖,草莓味青提夹心,做成了可爱的星星形状,透过糖纸也能瞥见亮晶晶的撒了厚厚一层的砂糖。在灯光下闪闪发亮。他从外边带回来的时候,脸上衣服上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只剩下这块糖干干净净甚至连糖纸的锡带都没有破坏一个角。

“……你给groot带个糖不至于吧。”

  他正从修理船尾的工作脱身,一抬眼一个脏兮兮的星星王子站在跟前,本来打算开口嘲讽结果被他的行为弄得惊了一下。

“啊不不不不,不是给他的。”

“哈,我记得她也不吃这玩……”

“是给你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也亮晶晶的,脸上还粘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不明血液和沙烁。似乎因为咧着嘴的弧度太大牵动了脸上的伤口,笑容到一半突然有点扭曲,一个人捂着脸嘶哑嘶哑的叫了半天。

“什么?给我的?”

rocket愣愣的看着他把那块糖塞给他,心想不知道这货不知道又憋了什么坏注意,然后抬起眉毛有些疑惑和审视的望向quill的方向,quill已经被人拎着领子拎去处理伤口了,留给他的只有一个背影。

rocket看不透了,他抓了抓后脑勺,抽搐了一会,将糖塞进上衣口袋里。



“我说,喂,这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在里面吧?”

两天后rocket皱着眉毛凑过去问他

“哈?比如?”

“能让我笑整整一天的笑笑粉?”

“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啊?!”

quill没闲功夫去跟他争论那块糖到底有没有问题的这个问题,他正在奋力跟一只异星章鱼搏斗,这种章鱼烤起来口感酥脆非常美味,就是得去皮。弄的他现在满手黏糊糊又油腥。

“那你瞎没事给我带块糖干什么???”

“怎么,没事就不能给你带块糖了??你纠结这个干什么。”

这样说好像显的他有点蠢,rocket看着quill翻了个干脆利落的白眼给他随后又转身和章鱼搏斗去了,随后突然想起什么似得笑嘻嘻的叫他过去。

那张笑嘻嘻的脸突然在眼前无限放大,混合着海腥味和一股子他早上吃的玉米片的味道扑面而来,挠的他鼻子痒痒。他意外的不觉得这股味道难闻。毕竟那双眼睛就像融化的薄荷糖似得,莹莹的望着他

他感到有点呼吸敦促,像个雕像似得挪不开脚,随后quill灿烂一笑,带着小恶魔的狡黠正中红心——他伸出手指,将手上黏糊糊的类似于章鱼的血液的东西抹在他的脸上。

“哈!惊喜!”

……

“Peter——quill——!你他妈的给老子过来!”



后来rocket就没再问过他那颗糖。

他也没吃也没扔,就一直放在衣服胸前的口袋里。groot好几次想要趁着他不注意偷偷的去拿走,都被他瞪着眼睛吼了回去。

“你放着它干嘛啊?”

“要你管。”

别人问起他就冷哼一声,大家都知道他脾气古怪暴躁的很,也就没有多问。时间久了,久到quill都忘记了他给rocket带了这块糖,久到rocket和quill分道扬镳。

rocket跟着thor去地球的前一刻quill找过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给他的那块糖,问他有没有吃掉

还是那个回答,浣熊咧着嘴龇牙笑,没说吃了也没说扔了就走了。quill就看着他的飞船在宇宙中渐行渐远,最终变成一个星点消失不见。

   

“要是我知道那是最后一面,我一定说几句好听的话。”

当rocket知道他们输了战争,知道银河护卫队的成员只剩下他一个的时候,他坐在瓦坎达的高塔上,手里修修补补的是quill的随身听——他妈妈送给他的那个,他想现在修好它。

他注视着泰坦星的方向,那块一直放在最贴近他心脏的糖终于被他放入口中。

甜的发苦是草莓的味道,略带清新的酸甜是青提的味道,其间夹杂着不知道是什么的果肉也甜的发慌。

整块糖的味道都是甜腻到软牙的滋味,唯一苦涩的大概就是写在漂亮糖纸上的字,他之前一直没发现,歪歪扭扭的用月光笔写着,是quill那小子的字迹。阳光一照就闪闪发亮,就像那天他带给他这块糖时的眼眸里的亮光

——Bright star, would I were steadfast as thou art

他突然笑了,迎着瓦坎达高塔狂躁的风,吹红了他本就是红色的眼睛,吹散永远传达不到的那句声嘶力竭的话语。糖纸最终顺着疾风从他的指尖溜走,和无数消失的亡魂一同飘向星河的尽头,最终到达他无论怎么样追赶也触及不到的地方去

 

  糖纸,修不好的随身听,与传达不到的话语。这些东西一起模糊在了晶莹的水珠里,倒映着星空——恰似谁曾经注视着谁的眼眸

  

  “而现在我想念着你——我想念你,quill。”

 

粉色是甜蜜又深沉的信✨

【卿拾】冬日

  ★cp为少卿×陈拾

  ★很喜欢他们的相处模式

 

  已经是深秋了,这几天老是下雨,老天爷跟看我们不顺眼似得,下的一阵接一阵不带停的,弄得地板都潮乎乎的,又湿又冷。——陈拾日记

  陈拾从小生活在农村,绕是冬日大雪满盖冻也冻习惯了,也受不住这湿寒的滋味。大理寺公发的棉衣迟迟不来。他裹紧身上单薄的衣服,吸了吸鼻子。

少卿大人那一身毛真好啊,一点也不冷的。

他举着伞看着不远处光着膀子练剑的李饼,心里感慨。

  李少卿有个习惯,每日早起练剑,风雨无阻。被雨弄的湿滑的泥土一脚踩上去就陷成一个大坑,有的时候练剑兴起,衣服上白毛上溅上泥点也是在所难免,有时候还不得不去沐浴更衣了才能去工作。

这可苦了陈拾,随行书吏基本上就是少卿去哪儿他跟哪儿,少卿早起他早起,少卿练剑他也得搁旁边站着念公文。小杂役操着一口还不太熟练的官话念着,不时停停顿顿,还夹杂着一些改不掉的乡话口音。少卿倒也不像一开始那么嫌弃了,偶尔好脾气的纠正一下他说出的语病,有时候脾气不好了走过去就是一脚

“要是再学不会,就让阿里巴巴教你,念不出来,不许吃饭!”

“对不起!”

  今天早上难得没有下雨,陈拾一推开门,一股子寒气混合着竹木松柏的清香扑面而来,生了大雾,院子里一切都雾里云里的,天空也暗沉沉的,远处的群山被云所包围。乍一看还以为不小心进入了仙境。昨天晚上阿里巴巴把他们都喊起来了,说是下雪了。

虽然只有一点,不过这一场雪意味着冬季的降临。

“少卿大人,昨晚下雪了!虽然只下了一会……”

“嗯。”

  陈拾边给他擦脸梳毛边兴冲冲的跟他说,他打了个哈气,昨天晚上难得处理好事情睡了个安稳觉。今天的公文也不太要紧,稍微磨叽一下也是可以的。

“少卿大人吃饭啦,今天蔡叔难得没有弄萝卜,弄了点茄子炒肉吃,俺给你打了碗都是肉的……”

  小杂役一边剥鸡蛋一边嘴里念念叨叨,李饼一边听他念叨一边喝粥。小杂役朴实顺从的样子再顺眼不过了,陈拾说话,他看陈拾,然后小杂役抬头和他视线撞上了,憨厚的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