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为橘

糖果瘾君子,混乱邪恶先生,逆逐流的盲鱼。当然,我更乐意你用我的名字叫我

【凹凸世界乙女向】战地记者小姐


 
    ☆战争pa注意。

    ☆既然是战争就不是完全的小甜饼,但也不是不甜总之求你们吃!

  

  

00

“肤浅的战争记者总是将战争视为一朵染上圣血的白玫瑰,实际上它只是一把屠宰场的砍刀,或一位麻利的让人想骂娘的刽子手。”

01

你将摄像机调整了一下位置,现在是两军休战期。如果不是草地上炸开的土壤和一些残肢过于显眼你真的会以为战争已经结束了。

军绿色布料裹着的后座箱里,耳边是新兵们兴致勃勃谈天论地的声音。名为金的小兵打着瞌睡,嘴里叼着的狗尾草随着他点头的动作一颤一颤。

你和最后一批新兵一起,奔赴战场。

02

“敌方已经开始整顿火药了?”

“是的,长官,早上有人看见他们将炮弹填入隔离线的炮筒中。”

白发青年一脸毕恭毕敬的说着,脸上还挂着被炮弹碎片划伤的伤痕,那块微不足道的小碎片永远的刻进他英俊的脸庞。

军方第一指挥官格瑞罕见的骂了句脏话。黑发青年将手中朗姆酒的瓶口敲碎,对着尖锐的瓶口狂灌几口。

“立刻整装,全军待发。”

“是!!!”

03

你来的时候战争已经要开始了,大多数士兵忙里忙外根本没心思迎接你这位大记者,只有一位帽子上缀有羽毛的少年急急忙忙跑过来冲你行了个军礼。

还是会在白皇后街买草莓三明治和橘子汽水的年纪,尚且稚嫩的肩膀挂着步枪。枪口塞进一把不知名的蓝色小花,与其说是伪装不如说是装饰。

做完简单的自我介绍后,少年冷静睿智的眸子微微发愣,半响似乎想从上衣口袋掏出什么又将手放下。

他犹豫不决的蹭了蹭鼻子。

“……其实我是你的粉丝。”

笑声淹没在沉重的步伐声和嘈杂的交谈声中。

04

这是发起总攻的前一夜

空气中弥漫着快活的气息,并没有预想中的沉重压抑。战士们举杯高歌,桌上东倒西歪的放着土豆沙拉和啃的差不多的面包,他们侃侃而谈,预想着战后拿到体恤金要做些什么事。

扎着马尾辫的金发大个子嚷嚷着要跟雷狮上校扳手腕结果被虐的体无完肤,格瑞将手中刚倒好的朗姆酒递给帕洛斯换来一句调侃,卡米尔静默着蹲在佩利身边盯着他胳膊上肌肉暴起的青筋数量。金在偷吃紫堂幻碗里的烤牛肉结果被发现了一顿笑骂

篝火揉揉的照在脸上,不觉身上多了一件毛毯。

抬眼撞进一双碧绿色的温暖眼眸。

“晚上天冷,记者小姐记得保暖。”

你轻声道谢并会以灿烂一笑,青年穿过发红的耳尖抓了抓后脑勺,温和纯情的可爱

05

战争的枪声准时响起,敌人还在垂死挣扎一般都无差别攻击,有炮火在你身边十米内落下,一个猝不及防被震的耳鸣眼花。混乱之中有谁扯着你的衣领向前奔跑

你被刚才的一声炮响震的浑身都疼,此时忘记了疼痛使劲奔跑。

那人披散的白色脏辫像是落入尘埃。

帕洛斯的发带不见了,似乎有一颗子弹擦过他的脑壳。鲜血顺着脸庞蜿蜒而下。

他将你推进地下通道,转身说了些什么。

你堪堪听见了一句话

“拼命往前跑,还有,小丫头,别忘了我。”

06

帕洛斯的背影最终被溅起的灰尘掩埋,最终什么都看不见。

07

你抱着膝盖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有人提着灯走来看见你差点没照着你的脑门开一枪。

抓着手枪的指节发白,你听见对方用疑惑的声音呼唤你的名字。

“……佩利?”

“对啊,是我,小记者你坐在这里干嘛?哦对了,你看见帕洛斯了吗,我半天没找到他。”

“他……他刚刚把我扔在这里自己走了。”

“自己一个人?”佩利将信将疑的照了照四周。

“对,独自一人。”

08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只知道战火的声音从未停歇,直到佩利找来这里你才知道已经到了晚上。

敌方还在死守,但战斗力大大减弱,击溃也只是时间问题,对方已经有举手投降的意思。最前线的一帮人刚刚已经换下来休息。

佩利身上只有一些小伤,而你的腿上胳膊上被炸的一片血肉迷糊,如果不是佩利拿着灯恐怕你不会发现伤口已经化脓。

09

“战争什么之后才能结束啊?”

你伏在佩利背上想合上沉重的眼皮,他不时的摇晃着你怕你一睡不醒

“快了,就快到了。”

语气一如既往带着狂放的笑意。

“等战争结束了,大爷我带你去蓝鲸酒吧开派对,吃烤肉。”

10

不是军人出身的你根本经受不住这样的痛苦,被送回安全区之后就发了烧。

明明整整一天没有进食任何东西的你现在却什么也吃不下。凯莉给你灌的药刚咽下去又吐了出来。

凯莉眉间沟痕加深,扭成一团。

“再吃不下去药的话她会死的。”

尽管你拼命咽下但还是会反刍大部分。佩利看着你蹲在地上愣了半响,突然想起什么似得从破损的袖子口袋上掏出一小块东西。

趁着凯莉不注意他偷偷把这小块东西塞到你手里。

“小记者,我偷偷留了块方糖给你。”




  【佩利的那个我是在空间看见的wwww】







评论(3)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