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为橘

糖果瘾君子,混乱邪恶先生,逆逐流的盲鱼。当然,我更乐意你用我的名字叫我

【凹凸世界乙女向】和某拖把头的相爱相杀


  文风傻逼脑洞清奇,因为好好写文反而没人看哭唧唧

  帕洛斯→→→→→(←)你

  石墨文档真难用啊我tm……
 
 


 

帕洛斯和你在大学见面的第一天就干了一架。

雷狮一推门就看见一个漂亮姑娘跨坐在他身上,身上穿着精致的绿色长裙,头发做的是有史以来最完美一次,完全一副森林系女神的打扮。

事实上手里举着胡萝卜抱枕照着帕洛斯的脸就是一顿乱呼,帕洛斯边嚎着什么边把你往床上捞,看的雷狮是心惊胆战笑的直是倒吸一口凉气。

他掏出手机,发了一条被誉为万恶之源的帖子

————【惊!著名骗子被死对头摁床上摩擦!】


事后帕洛斯鼻青脸肿找了医务室,你一个人躺在偌大的寝室里盯着天花板盯了半天。躺在帕洛斯的床铺上搂着胡萝卜抱枕一脸不可言说的哀愁。

雷狮在旁边简直就要笑疯,卡米尔肩膀一抖一抖的搁哪儿憋笑。头巾和围巾伴随两人的颤抖仿佛随风飘散的金坷垃袋子。

“你们打起来的原因是什么?”

“不知道啊。”

知道我还至于这么哀愁吗我

翻了个与精致妆容不符的白眼,思来想去觉得还是拖把头的错,手里的矿泉水划过一道优雅的弧线扔出窗口。

————不偏不倚,正好打在处理完伤口回来的帕洛斯

牛逼。

佩利决定请她吃烤肉。


你和雷狮海盗团这一波人初中就认识了,你是个招黑体质,就是那种夜路百分百被人堵的那种。因此也练就十八班武艺+一副抗打的厚皮。正巧惹上当时中二病最盛的帕洛斯。从此各种冷嘲热讽明着坑暗着阴一应俱全,从教学楼前一路打到食堂。真不知道该给俩人拍手叫好还是该教育批评。

  你死活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白毛小矮子那么能打。
  帕洛斯死活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小女生那么抗揍。

从初一一直怼到中考结束,雷狮海盗团的高中志愿都是一摸一样的,从本部直升。为了避免再和他们撞上你还特意选了一所普通高中。离着直升高中十万八千里的那种。结果非常戏剧性的被老爸掐着耳朵改了志愿,理由是【重点高中你不上你跑去普通高中干什么?!】

那一幕很多人都看见的,一个豆蔻少女被老爸揪着耳朵一路揪到校长室的场面太强,事后帕洛斯用这事嘲笑了你整整一个学期。

高二的时候前学生会长鬼狐天冲转学,雷狮莫名其妙就成了学生会长。天天领着小弟打着正当名号干着不正当的事,撸串喝酒打架翘课样样不落。就这样还能盘踞年纪前十。直是恨得人牙痒痒。

你看着在台上作为学生会激情演讲的帕洛斯,恨的脑仁疼。

帕洛斯看着台下气的一脸煞白的你,强忍着没有当场笑死。

当天晚上学生会会议室的就暖气片炸了。很多资料连同经费都被水破坏。一片云里雾里徒留一脸懵逼的四人组看着迈着淑女小碎步从身边走过,淡定的给自己点了一根铁塔猫。

帕洛斯对你气的要死又无可奈何,佩利就想不明白一个睚眦必报的骗子为何就是不能把她搞退学。先前几个惹他的现在连警察都找不见,为什么你就能平安无事甚至把他气吐血?

卡米尔端起一杯枸杞茶

“因为爱情。”

得,这位大爷已经开始养老了。

其实卡米尔说的没错,帕洛斯就是喜欢你而且已经暗恋了三年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要告白的话都会变成冷嘲热讽,酸溜溜的字眼一个字一个字蹦了直是想扇自己一巴掌。

大学他是故意改了志愿和你同一所学校,就为了让你这傻子有被人追的自觉,结果第一条就被摁着打。

我能怎么样,我也很绝望啊

揉着脸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颇像校园角落里里凄凉的拖把。


“你跟她告过白吗?”

“告过啊”

  “你怎么说的?”

  帕洛斯思考了一下

  “我说,你愿意以后跟我一起吃油炸食品吗”

  雷狮沉默了三分钟

  “我觉得你注孤生。”

  “雷狮老大,爱呢?”

平日精明的脑壳装满你的一颦一笑变的迂腐不堪,聪明的头脑在感情面前仿佛一无是处。帕洛斯瘫在床上给你发了条信息。

  【你干嘛打我打这么狠?知道我很委屈吗。】

  【那你要干嘛?】

  【我要安慰。】

  【哦,那怎么,我赔你一场约会呗。】

瞬间,整个楼道都响起一个单恋中拖把头的尖叫。



评论(11)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