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为橘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可以去拥抱你

【卿拾】冬日

  ★cp为少卿×陈拾

  ★很喜欢他们的相处模式

 

  已经是深秋了,这几天老是下雨,老天爷跟看我们不顺眼似得,下的一阵接一阵不带停的,弄得地板都潮乎乎的,又湿又冷。——陈拾日记

  陈拾从小生活在农村,绕是冬日大雪满盖冻也冻习惯了,也受不住这湿寒的滋味。大理寺公发的棉衣迟迟不来。他裹紧身上单薄的衣服,吸了吸鼻子。

少卿大人那一身毛真好啊,一点也不冷的。

他举着伞看着不远处光着膀子练剑的李饼,心里感慨。

  李少卿有个习惯,每日早起练剑,风雨无阻。被雨弄的湿滑的泥土一脚踩上去就陷成一个大坑,有的时候练剑兴起,衣服上白毛上溅上泥点也是在所难免,有时候还不得不去沐浴更衣了才能去工作。

这可苦了陈拾,随行书吏基本上就是少卿去哪儿他跟哪儿,少卿早起他早起,少卿练剑他也得搁旁边站着念公文。小杂役操着一口还不太熟练的官话念着,不时停停顿顿,还夹杂着一些改不掉的乡话口音。少卿倒也不像一开始那么嫌弃了,偶尔好脾气的纠正一下他说出的语病,有时候脾气不好了走过去就是一脚

“要是再学不会,就让阿里巴巴教你,念不出来,不许吃饭!”

“对不起!”

  今天早上难得没有下雨,陈拾一推开门,一股子寒气混合着竹木松柏的清香扑面而来,生了大雾,院子里一切都雾里云里的,天空也暗沉沉的,远处的群山被云所包围。乍一看还以为不小心进入了仙境。昨天晚上阿里巴巴把他们都喊起来了,说是下雪了。

虽然只有一点,不过这一场雪意味着冬季的降临。

“少卿大人,昨晚下雪了!虽然只下了一会……”

“嗯。”

  陈拾边给他擦脸梳毛边兴冲冲的跟他说,他打了个哈气,昨天晚上难得处理好事情睡了个安稳觉。今天的公文也不太要紧,稍微磨叽一下也是可以的。

“少卿大人吃饭啦,今天蔡叔难得没有弄萝卜,弄了点茄子炒肉吃,俺给你打了碗都是肉的……”

  小杂役一边剥鸡蛋一边嘴里念念叨叨,李饼一边听他念叨一边喝粥。小杂役朴实顺从的样子再顺眼不过了,陈拾说话,他看陈拾,然后小杂役抬头和他视线撞上了,憨厚的笑了一下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