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为橘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可以去拥抱你

麻雀与橘树




  “你为何要任由花哨孔雀迷惑你的眼睛,衔去你的甘果,为何要任由桀骜雄鹰作乱,打落你的绿叶。弄得自己徒留空枝?”


  “我任由孔雀衔走甘果,是因为我曾爱过。我任由雄鹰扑落绿叶,是因为我曾伤过。”


  “那我可以停在你的枝头上吗?我的巢很轻盈,不会弄断你的枝。”


  “好。”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