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为橘

糖果瘾君子,混乱邪恶先生,逆逐流的盲鱼。当然,我更乐意你用我的名字叫我

【恋与漫威】送命式调情

☆是危险式恋爱

☆内含巴基/洛基,别看了前反派后洗白的只有他俩

☆以上接受请往下↓

  【巴基】

   又来了。那毛骨悚然的感觉。

   后颈像是被严寒的冰针刺了一下,你摸了摸光滑的脖子,再一次回头望去。 喧闹的人群是藏匿的好场所,露天市场就是最好的典范 ,这里人头攒积喧闹嘈杂,任何有意义的杀戮行为都会被人声掩埋。

  空气中的空气突然变得稀薄起来,你被这股无形的注视压的喘不过气来。匆匆带着刚买好的水果与蔬菜,将兜帽戴上仓皇出逃。

  我在逃什么?

  我不知道。

  那过于冰冷的视线,表情,以及冰冷下的浓重爱意。

  你急急忙忙拐进小巷,察觉到冰冷气息已经为时已晚。你被谁猛然一扯,周围的景色突然变的暗淡眩晕,你还未回过神来男人已经将你锁在自己怀里隐没在黑暗中。

  小巷的街灯发出陈旧的哀鸣,你紧紧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大声喊叫。随即小巷外传来一阵子脚步声。

  “啧!又把她跟丢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去!快去找!那女人可是【】的……”

  谁?

  我是他的谁?

  男人那条机械臂紧紧环绕着你的腰,你抬眼,从昏暗的灯光下与那双过分热烈的绿眸对视,过长的头发难得扎成小辫,露出半张算得上是俊美的脸。

  是你沉默寡言但心地善良的邻居。

  对于你无声的询问他只是将脸埋在你的脖颈之间,将湿热的呼吸尽数揉碎在你的颈间。

  “抱歉,在他们走之前——”

  “我想我们要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了。”

 
  低沉的声线带着餮足的满足感,直直敲击你狂跳不已的心。

  “你是……故意的吧……!”

  【洛基】

  作为九界第一情报贩子,你自然可以轻松自如的穿插在各种大型宴席当中。

  比如阿斯加德庆祝战功的宴席。

  其实对于情报贩子来说,不属于任何一方的你也不被任何一方所待见,但这次你确实为这场战争提供了相当有利的情报,按阿斯加德礼尚往来的传统习俗光光给你财富是肯定不够的,于是你受邀参加这场宴会。

  写作受邀,读作被迫

  要不是某人和他弟拎着喵喵锤和小刀来威胁你来你才不愿意来这里溜达,你更乐意在家里抱着快乐肥宅水睡他个三天三夜。

  话是这么说,但在宴会上你如鱼得水的根本不像是被迫参加,始终挂着迷人可爱的笑容应付,在你还未答应成为一位男性的舞伴时洛基出现了。

  “抱歉,她有人预约了。”

  是是是我知道了你快把你的小刀收回去。

  你跟随他到天台,你还没说出一句抗议的话就被人堵住嘴唇。他保持一手拿着小刀一手揽着你腰的诡异姿势和你接吻。这下你即推不开他也无法逃脱。

  你在内心默默骂了一句f开头的脏话。

  “现在你告诉我,你是谁带来的舞伴?”

  上扬的语气与微眯的眼眸,以及你早已通红的耳尖。

  “……是您。”



  【我想要评论!!】

 
 

评论(25)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