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为橘

糖果瘾君子,混乱邪恶先生,逆逐流的盲鱼。当然,我更乐意你用我的名字叫我

【锤星】你曾是我年少时的欢喜

  大概是个校园AU,写的很乱就不打tag了

  奎尔很常提起自己的年少往事

  比如和高中的那个名叫“银河护卫队”的中二病小组一起,他们几个至今还保留着联系,关系一如从前

  他们聚在一起喝酒的时候,火箭会特意取笑奎尔的身材不如从前,他现在胖了,摸上去就像一块泡了水的硬面包。奎尔也不示弱,反嘴说他现在依旧是个吃垃圾的浣熊
 
  “嘿!别在我的甜心面前说脏话!”

  他冲着他龇牙咧嘴的笑着,旁边坐着一个害羞腼腆的女孩,火箭的女朋友,说是最近已经准备去领证了。
  德拉克斯早早的就和他女朋友领证了,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只有格鲁特目前还是单身,一如当年沉默,永远说的少做的多。

  比如,在火箭和德拉克斯晒女友晒娃的时候,他抢走了他们碗碟里的肉表示不满

  “对了,最近怎么不见托尔?”

  “说是要继承家庭企业了……从小就在大家族长大的家伙真辛苦啊。”

  奎尔笑着喝了口酒,突然想起他们初遇的模样。

  那时候他的身材还没有在走样边缘不断试探,他身材匀称,风趣幽默,受不少姑娘喜欢。托尔那个时候还是拳击部部长,浑身上下散发着荷尔蒙和青春的味道。火箭当时崇拜死他了,一个科学部的整天有事没事就往他男神哪里跑

  “嘿!就是你拐我朋友吗!”

  托尔一脸懵逼的看着奎尔。

  啊,这个人真好看啊

  自此之后俩人就杠上了。高中三年他俩的个子猛蹿而且不相上下,常常是一起相约健身房。俩双又白又实的大长腿和倒三角的肌肉身体,在场的姑娘眼睛突然放出绿光。

  最终托尔赢了,上帝眷顾他,成功的让他比奎尔高了那么一两厘米

  “天!上帝啊!这不公平!”

  “这很公平,奎尔。”

  他狠狠的瞪了一下那个笑的前仰后合的“高贵狂野”

  托尔喜欢他,明恋他追了他好几年,这事全校区都知道,就奎尔不知道
 
  他不知道吗?

  可能吧,年少时的事情,谁能说清呢?

  奎尔仰头将苦涩的酒液全部饮下,朦胧的灯光让他的脑袋迷迷糊糊的,他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像是个嘴角涂了蜜糖的小男孩一样

  “我有一段时间没见着他了,他最近怎么样了?”

  “说是刚接了家族企业,挺忙的。你怎么突然关心起来他了?”

  “没什么。”

  他低头看了眼无名指上的戒指

  “我下个月结婚,你去问问他来不来。”
 

评论(2)

热度(6)